许多城市为了“蹭热度”,都称自己为“小巴黎”。我曾经调侃过:巴黎只有一个,“小巴黎”不下二十个。而在自称“小巴黎”的城市里,匈牙利的首都布达佩斯应该算是能和巴黎“沾上边”的城市之一。并不仅仅因为它恢宏大气的城市建筑,和塞纳河穿过巴黎一样穿过城市的多瑙河,就连它的市政区域划分也颇有几分向巴黎“致敬”的意思。巴黎城区分为20个区,以中心的西岱岛为1区,顺时针向外延伸;布达佩斯以西侧布达的城堡山为1区,同样也以顺时针向外划分,共有23个区。

还有一点和巴黎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的,就是城市里香味氤氲的咖啡。二十世纪的匈牙利作家桑多尔·马莱(Sándor Márai)就曾经说“没有咖啡馆就没有文学”。

在遍布布达佩斯大街小巷的咖啡馆中,有一家咖啡馆,多次在各种旅游攻略评选出的“世界N个最美咖啡馆”里榜上有名,它就是位于第七区伊丽莎白环路上的百年老店——纽约咖啡馆(New York Cafe)。

19世纪末的布达佩斯是欧洲的文艺中心,咖啡自土耳其传入匈牙利仅仅三四十年就迅速发展,咖啡馆遍地开花,不少作家和诗人都喜欢到咖啡馆里创作,不大的城区就有超过500家咖啡馆。1894年,纽约人寿保险公司匈牙利总部投资建造了一座大楼,由阿拉霍斯·豪斯曼(Arajos·Hausmann)、福卢利斯·科尔卜(Flóris Korb)和卡尔曼·格爱勒格尔(Kálmán Giergl)设计,大楼就叫“纽约宫(New York Palace)”。10月23日咖啡馆开业,地处大楼的底层,就被冠名为“纽约”。今天这座大楼早已被改造成为一家奢华酒店——博斯克罗酒店(Boscolo Hotel),外观依然犹如宫殿般气派。

几十年前,咖啡馆还曾一度被作为仓库使用,后来才恢复营业,直到2006年才完全恢复成曾经美丽的模样,仿佛还原了当年皇室的鼎盛景象。其实,这家“世界最美咖啡馆”在开业那天,老板就把钥匙扔进了多瑙河,意思是要做一家“永不关门的咖啡厅”,永远为艺术家们敞开大门。当时的布达佩斯对于艺术的诠释和理解,奥匈帝国的辉煌,全部展现在那些奢华气派的巴洛克装饰上。令人目不暇接,美轮美奂,任何美好的词汇都无法形容咖啡馆内精致的装潢。融合了文艺复兴和巴洛克风格,金碧辉煌的室内,扶栏、台阶、壁画、雕像都精雕细琢,建筑立面上的雕像和其他装饰物,以及咖啡馆室内墙面的上十六个凶猛的恶魔,都是雕塑大师卡洛里·森耶伊(Károly Senyei)的作品。再加上彬彬有礼的服务员,无可挑剔的优质服务呈现出皇室一般的优雅气息。

我算是慕名前来,其实并未打算在这里喝咖啡。因为必须要提前预约,没有预约的客人都是在门厅排队等候。每天从早上8点开门起,客人就络绎不绝,更有许多像我一样的外国游客,食客一边欣赏室内华丽的装潢,一边品味精致的甜品和咖啡,更有曼妙的钢琴伴奏,使得纽约咖啡馆不仅仅是时尚的代言,更是文化和艺术的地标。

从诞生之日起,纽约咖啡馆就与文学艺术密不可分,一直是匈牙利众多作家、艺术家的乐园。作家、作曲家、诗人、艺术家、画家……在纽约咖啡馆金碧辉煌的穹顶下,他们的灵感如泉涌,滔滔不绝。在当时为了使艺术家们更好地创作,咖啡馆还贴心地为他们准备了纸张、钢笔和墨水,许多常客都有自己固定的座位,甚至和服务员达成了默契,只要一个眼神或是一个手势,服务员就知道他们是需要墨水还是需要咖啡。

20世纪上半叶,曾是纽约咖啡馆最为红火的时候。作家克鲁迪·久劳(Krúdy Gyula)曾在此收到过寄自巴黎的信件,信封上的地址只有“New York”,邮递员却没有投到美国而是默契地投到了这里,由此可见咖啡馆在当时多么出名。

进入到互联网高速发展的21世纪,纽约咖啡馆的风头更是不减。2017年佟大为和陈乔恩主演的都市爱情剧《人间至味是清欢》,2018年在美国上映的电影《红雀(Red Sparrow)》都曾在此取景。

纽约咖啡馆里不仅仅有咖啡、甜品,更添上了正餐,包括各种前菜、主菜、酒水、饮料等,也是布达佩斯最好的餐厅之一。在这里既有匈牙利的国菜“土豆烧牛肉”,也有意面、牛排和鹅肝。

至于物价,并未因其是百年老店或是“网红”就漫天要价。在这里一杯卡布奇诺6.5欧元,一杯美式5.5欧元,比星巴克大约贵1-2欧,自助早餐29欧元,和五星级酒店的价格差不多,一份甜品在9欧元左右。如果是一整天在布达佩斯的旅行,我倒是推荐来这里吃个早午餐,早上8点来既不用订位又能补充一天的能量。

水晶灯点亮了美轮美奂的穹顶壁画,每个桌台都布置得舒适优雅,亲民的价格,贴心的服务,让每个人都能点上一杯咖啡,细细品味其中的甘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