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内蒙古大草原,只要有一个球就能组织起一场足球赛。这几日呼伦贝尔温度在零下17到零下28摄氏度,也不妨碍2024年鄂温克族自治旗新春足球俱乐部联赛的热闹进行,这也是当地喜迎“十四冬”的系列活动之一。

比赛场地设在当地赛马场内的足球训练馆,23日,趁着“十四冬”广东代表团赛事不多,羊城晚报记者驱车前往一探究竟。

锡尼河队11人制青年队教练吉日嘎拉一早站在场馆外迎接,室内场地不算大,几块人造草拼接铺就的足球场,球门背后是一个简陋的训练场。条件不算好,但一个上午走进场馆参赛的球员络绎不绝,每一名进来的球员都会和吉日嘎拉打招呼,寒暄几句。现场比赛激烈,队员技术上与职业球员有差距,但身体素质强,足球意识不错。

吉日嘎拉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锡尼河地区位于呼伦贝尔市鄂温克旗草原腹地,境内聚集着蒙古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等8个民族,其中75%的人口是布里亚特蒙古人,这里最为流行的不是摔跤、射箭、赛马等传统的体育项目,而是足球运动。虽然常住人口只有八千多人,但12个嘎查(村)中有11个嘎查有足球队,基本是牧民和学生参加,平时自筹资金参加训练和比赛。当地的锡尼河杯足球赛从1986年至今已经进行了36届,被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评为2023年首批群众“三大球”精品赛事,也是牧民心目中的锡尼河足球“世界杯”。这次新春俱乐部联赛,锡尼河镇也有7支球队参赛,6支球队打进了八强,可见群众基础之雄厚。

鄂温克旗足球协会副秘书长图布坐在场边充当技术人员和裁判员,也会下场踢上几脚。他告诉记者,此次比赛举办的目的是提供平台给回乡的大学生、成年人踢一踢,再把青少年的水平带一带。每年类似的足球赛也不少,除了锡尼河杯,平日还有一些趣味性的,比如颠球和吊球的比赛。“这个地区都喜欢足球,以前条件不好,体育课老师会发一个球,在大草原上轻而易举就能找到草地,虽然不一定平整,但够大。”

不过在大草原踢球,球一踢经常滚出去老远,球员或者旁边观赛的小孩都很积极地跑出去捡球,跑着跑着耐力就练出来了。吉日嘎拉回忆冬天的时候大家也在雪地上踢球,踢着踢着雪踢没了,露出了底下的草地。如今有的地方出现了笼式足球场,2017年这座室内足球场建成,大家踢球的条件越来越好,锡尼河队在陕西全运会足球农村乡镇组赢得了亚军,镇政府特意拨款兴建了一座室内足球馆,里面包含一个11人场和一个五人场,未来大家踢球的条件就更好了。

乃日乐是锡尼河队的成员,他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受哥哥的影响开始踢球,一开始在院子里踢,高一进了校队,后来以足球特长生的身份进入内蒙科技大学读书,毕业后校队教练把他留校当助教。业余时间他考取了D级足球教练资格证,还考虑考一个C证,“肯定得考,现在足球发展得太快了,不去学习就落后了。”

乃日乐利用暑假时间,免费带过两年锡尼河足球俱乐部的青训,去年带着U15、16的一批孩子去包头参加比赛,拿了自治区比赛的第四名,“也就提前练了20天左右。孩子们热爱嘛,我就尽我所能。”在他看来,锡尼河地区人口基数小,足球发展相对落后,但大家对足球有着纯粹的热爱。“我们的特点就是勇敢,永不放弃,从来没怕过比自己厉害的,我们打过两年中冠联赛,对方大都是职业球员,我们也不怯场。”

随着电视、网络的普及,社会的发展,现在锡尼河喜欢足球的孩子更多了,好多人的偶像是梅西、C罗。不过如何把这边踢球的孩子逐级往上输送,在图布看来,渠道还不够通畅。“以前我带一支初中队,拿过全市前两名,但后来学校不给训练时间,2018年我索性转去带小学足球队,也拿到了全市前两名,2009和2010年还拿过自治区的前四名。”图布希望孩子们能够从小掌握更好的技术,不要埋没个人的风格,“目前目标是希望他们通过学习足球上一个更好的高中,之后通过特招上更好的大学。”

内蒙古球员身体素质好,热爱足球,但呼伦贝尔目前还没有一家足球职业学校,职业足球俱乐部的青训做得也还不够。在图布看来,未来若能打通向上输送的渠道,锡尼河少年的足球梦将变得更为圆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