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6日下午,记者随同全国晚报采访团驱车近5个小时抵达了德国中北部城市汉诺威,现场观看了联合会杯半决赛阿根廷队与墨西哥队的比赛,这也是记者第二次亲临德国球场看球,除了比赛本身之外,汉诺威大球场所呈现出的赛场氛围更加深了记者对德国足球文化的认识。一句话,德国人不是为了比赛而看足球,而是通过看足球比赛而享受生活。

汉诺威是德国著名的工业城市,2000年在这里举行的世界工业博览会让汉诺威名声大噪,阿根廷与墨西哥之战的比赛地汉诺威大球场,正是德甲球队汉诺威96队的主场所在地,第一次走进汉诺威大球场的领地,让记者误以为是来到了当地的一个郊外公园。

在路边下车后,德国司机就提醒说,“我们只能停在这里,你们要走进球场最快也要20分钟的时间”,带着疑惑,记者朝着球场的方向进发。在首先穿过了一条古树参天的林阴小路后,眼前是一条长达500米的大桥,桥下微波荡漾,桥的另一端,球场的围墙依稀可见。

这座通往球场的大桥,仿佛是各色人等展示自我风采的“T型台”,画着各种图案的阿根廷和墨西哥球迷在这里便开始了相互间的较量,一位带着草帽披着国旗的墨西哥球迷还专门“拦截”迎面而过的各国美女,向她们展示着墨西哥球迷的狂放不羁。

河的两岸到处是露天酒吧、快餐店,来自世界各地的男女老少聚集在这里,享受着足球周末带给他们的阳光和快乐。

在比赛前的几个小时,这里便已经人满为患,据德国司机介绍,每到有足球比赛的时候,这里便是整个汉诺威最热闹的地方,德国人喜爱足球,汉诺威球场的人流和随处可见的冰镇扎啤验证了这一点。

“球迷角”在国内的各大城市见多不怪,但在德国,你会发现这里的“球迷角”绝对与众不同,各种肤色,不同语种的球迷都会聚在一起高谈阔论,就连各国球队的官员也会加入其中,几乎形成了一个国际球迷的交流中心。

在汉诺威球场外,记者到处都可以看见十几个球迷围在一起谈论和足球有关的话题。在另外一个“战场”上,墨西哥球迷和阿根廷球迷则针对即将开始的阿墨之战展开了口舌之争。值得一提的是,阿根廷和墨西哥足协的主席也都加入到了球迷角中,和中国足协的领导人相比,他们和球迷之间真正的达到了“零距离”,这样的场景令在场的中国记者感慨颇深。

有足球比赛的地方,就一定会看到倒卖球票的“黄牛党”,像德国这样为足球发狂的地方更是如此,在汉诺威球场,记者就亲眼目睹了德国人的“黄牛党”,令记者感到新鲜的是,在德国的“黄牛党”部落里竟然还有德国女性的身影。

德国的“黄牛党”一般都是一个人单兵作战,分散在各个入口处,他们一般都是只拿着一张球票招揽生意。记者见到的这位女子“黄牛党”便是只身一人,她只是高举着球票,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在德国,绝大多数人都是通过网上订票或者到指定地点购票,因此“黄牛党”的生意并不好做,德国司机告诉记者,“除非是德国队的比赛,黄牛党会发财之外,其他的比赛,他们都不会赚到钱”。当记者上前问那位女子“黄牛党”今天的生意如何时,后者显得有些羞涩,一边笑着,一边有意撤出记者的视线,在记者驻足的十几分钟里,这位女子“黄牛党”一张票也没有卖出去。德国球迷的“嘘声”

没有谩骂,只有嘘声,这是德国球迷对球场上发生恶劣行为时表达自己不满的方式。无论你是不是最好的球队,也无论你是不是大牌球星,只要你的行为违背了体育道德,就将受到德国球迷的集体讨伐。

在阿根廷与墨西哥的比赛中,阿根廷队的16号主力后卫科洛奇尼就因为一次极为粗野的动作遭到了现场数万观众的嘘声,从他在比赛第69分钟犯规后开始,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他的每一次触球都会迎来这样的嘘声。

值得一提的是,科洛奇尼与中国足球也有着一段不解之仇,在2001年世青赛时,正是这位一头金色长发的阿根廷后卫在中阿之战中打进了制胜一球,让沈祥福率领的中青队折戟沉沙。记者问身边的一位德国球迷,“为什么16号队员每次触球,你们都要给他嘘声?”球迷回答说,“你看到了,他的动作很粗野,还假装自己也受了伤,以此来骗取裁判的同情,对这样的行为,我们每个人都会用嘘声来对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